• banner1
  • banner2
  • banner3
当前位置: > 利来娱乐网 >

html模版专访马骏:生物多样性风险应被纳入金融监管框架

大量经济活动和金融资产依赖于生物多样性和环境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如果这些生态服务体系受到严重破坏,金融就有可能面临巨大的风险

文|《财经》记者陈洪杰

编辑|袁满

据统计,全球约44万亿美元的经济高度或中度依赖大自然,约占GDP的一半。大量经济活动的可持续性和相关金融资产的价值依赖于生物多样性和环境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如果这些生态系统服务受到严重破坏,金融就有可能面临巨大的风险。

关于生物多样性丧失对金融稳定的影响,以及中央银行、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应如何应对生物多样性相关的金融风险,央行绿金网络(NGFS-INSPIRE)生物多样性联合研究组近日发布了一份重要的报告,题为《央行、监管机构与生物多样性:应对生物多样性丧失和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行动议程(Centralbanking and supervision in the biosphere: An agenda for action on biodiversityloss, financial risk and system stability)》。《财经》记者就一系列相关问题采访了央行绿金网络(NGFS-INSPIRE)生物多样性联合研究组共同主席、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主任马骏博士。

马骏称,生物多样性丧失和与生态系统恶化的过程是受到多种复杂因素影响的,其中一些因素的变化过程是非线性且不可逆的,当过了某个拐点时,其影响会突然爆发。生物多样性丧失所导致的对经济活动和金融稳定的潜在影响是巨大的,但量化这些影响的评估方法还在逐步完善的过程中,需要采用多种建模和分析方法进行综合分析。

“应逐步建立对金融机构管理生物多样性相关风险的监管框架,例如,包括要求金融机构评估生物多样性丧失带来的风险敞口以及开展情景分析和压力测试等。”马骏表示。

对中国而言,商业银行在金融机构中占绝对的主导地位。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商业银行总资产达288.6万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的83.71%。马骏认为,商业银行应建立评估投资或贷款项目对生物多样性影响的指标体系,强化生物多样性相关的信息披露,开发支持生物多样性的金融工具与产品等。

生物多样性损失过了拐点就爆发

《财经》:您长期以来一直在研究绿色金融,近年来为什么开始研究“生物多样性与金融稳定”的课题?

马骏:与气候变化类似,生物多样性丧失也是人类本世纪面临的最大危机之一。过去50年,因土地利用、毁林、野生动物利用与贸易在内的人类活动加剧了地球生态的脆弱性。据地球生命力指数显示,全球物种种群平均下降68%,按这速度下去,生物多样性的严重丧失会威胁到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人类从生态系统获得的惠益会大幅萎缩,进而成为全球经济危机的来源。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生物多样性丧失对经济的影响是非线性的,当过了某个拐点时,影响会突然爆发。

多年前,我开始研究绿色金融时,发现导致环境恶化和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是大量不考虑环境影响、只顾赚钱的投资活动。现在我们发现,破坏生物多样性的大量经济活动的背后,也是一大批不顾生物多样性破坏的投资项目。因此,在保护生物多样性方面,金融业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监管部门必须建立要求金融机构重视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激励和约束机制。

另外,维护金融稳定本来就是金融监管部门的职责,当意识“生物多样性丧失会导致金融风险”的重要性后,不需要修改法律,就可以引起金融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NGFS和INSPIRE联合发起的“生物多样性与金融稳定(BFS)”研究组的主要目的就是让这个认知在全球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中主流化,推动金融决策部门采取行动。

《财经》:相较于战争、贸易摩擦等影响全球金融的因素,生物多样性对金融的影响似乎距离我们有些远。生物多样性损失对金融的影响有多大?

马骏:与战争中、贸易政策等短期因素的冲击相比,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变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它们未必在短期内对经济和金融变量有巨大的影响。但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其变化所导致的对经济和金融的长期影响是巨大的,而且可能是不可逆的。对生物多样性变化的影响的关注需要长期的眼光。事实上,一些国家的央行和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对这些风险进行研究和定量分析。同时,应该注意到,生物多样性相关的风险与气候变化之间有着深刻的联系,所以应该开发一些分析工具,对气候风险和生物多样性风险进行综合分析。

世界银行最新研究报告《大自然的经济理由》指出,自然提供的若干生态系统服务(例如,野生授粉、海洋鱼类提供食物、天然林提供木材等)的崩溃,可能导致到2030年全球年度GDP比基准情景下降2.7万亿美元。对某些国家和地区(如南撒哈拉非洲),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丧失和可能导致年度GDP下降10%。

NGFS/INSIPR联合课题组的若干案例分析显示,多个国家的银行体系的30%-50%的资产严重依赖生物多样性,因此可能面临生物多样性丧失所导致的物理风险。此外,这些银行体系还面临着由于保护多样性的政策和技术变化所带来的“转型风险”。比如,荷兰央行的研究显示,如果政府决定将自然保护区的覆盖面积增加30%,荷兰银行业所面临的转型风险敞口将高达280亿欧元。

《财经》:如何理解与生物多样性相关的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这些风险如何威胁金融稳定的?

马骏:金融业面临与生物多样性相关的两类金融风险,包括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一方面,经济活动和金融资产对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具有依赖性,并由此面临生态退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造成的风险,这属于物理风险范畴。

例如,生物多样性丧失会对农业、林业、渔业、旅游、制药、房地产、交通运输、零售等依赖生物多样性的行业、企业以及经济活动造成影响,引发企业亏损、倒闭、金融资产减值乃至清零等金融风险。比如,严重的沙漠化,会使当地的农业、林业生产活动消失。水资源的丧失,会使所有依赖水资源的生产活动,包括渔业、水电业和许多制造业企业停产。严重的水污染、蓝藻等问题会使得大批鱼类死亡。矿业的过度开采导致自然景观被破坏,会使得当地的旅游、酒店业、零售业难以为继。在这些领域的投资和贷款都有可能由于生物多样性的丧失而面临财务损失。

另一方面,为避免和减缓经济活动对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造成的影响,政府可能会出台生物多样性保护政策或提高相关处罚标准,这些政策变化可能造成某些经营活动受阻、企业倒闭或违约等风险,这属于转型风险范畴。

比如,中国和许多其他各国已经出台或将会出台禁止江河捕鱼、限制海洋捕鱼作业、禁止使用导致海洋污染的一次性塑料、限制各类破坏生态的矿业开采、禁止捕杀野生动物、扩大自然保护区范围、建立新的国家公园、对破坏生物多样性的活动加以罚款和提高税收等措施。这些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政策会使得许多依赖于“消费生物多样性”的产业和企业难以为继,它们所开发的项目就可能变为烂尾项目,它们使用的贷款就可能成为坏账。

最近,在政府严格执行了生态保护区的保护政策之后,一些在保护区违规建设的房地产、工厂甚至水电站项目都被关停,就是转型风险的具体例子。

如果这些风险在某些产业和地区集中爆发,就有可能从个案风险演化成为区域性和系统性金融风险。

金融监管框架应涵盖生物多样性风险

《财经》:中央银行和金融监管机构应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预防上述可能出现的风险,需要构建什么样的监管框架?

马骏: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应该从四个方面来推进对生物多样性风险的评估与防范机制的建设:第一,建立对实体经济、金融体系与生物多样性之间互相影响的分析框架,用于评估主要经济活动和金融资产对生物多样性的依赖程度、生物多样性丧失对经济金融稳定的影响。

第二,评估由于生物多样性丧失对金融体系和金融机构所带来的风险敞口,例如,估算百分之多少的银行资产严重依赖生物多样性或会严重影响生物多样性。

第三,指导金融机构开展对生物多样性风险的压力测试和情景分析,例如,分析在生物多样性严重丧失以及政府推出保护生物多样性政策的不同情景下(如扩大自然保护区覆盖面积、对破坏生物多样性的企业采取关停、罚款、征税等措施)企业财务情况的恶化以及由此导致的金融风险。

第四,逐步建立对金融机构管理生物多样性相关风险的监管框架,包括要求金融机构开展投资活动对生物多样性影响的评估;要求金融机构评估生物多样性丧失带来的风险敞口以及开展情景分析和压力测试;要求金融机构建立管理生多风险的战略目标、治理机制、风险监测和报告体系等。

《财经》:对金融机构来说,应该如何分析、评估和防范生物多样性引发的金融风险?

马骏:对金融机构来说,即使在监管部门还没有明确要求的情况下,也应该在两个方面强化与生物多样性相关风险的评估和管理。

一是就投资项目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进行评估,防范由于这些投资项目导致的环境风险;二是评估生物多样性丧失和相关保护措施对金融机构带来的金融风险。

在环境风险管理方面,金融机构应该借鉴赤道原则,在风险管理流程中遵循生物多样性影响减缓原则,包括避免、最小化、修复以及补偿在内的减缓层级方案,在项目的筛选、执行过程的尽职调查与环境影响评价以及后期披露的全周期中,都纳入避免和减缓对生物多样性负面影响的考量。

金融机构可以安排专门的排除清单,以筛除对生物多样性带来不可逆转影响的项目类型,以及持有或运营有相关不良影响项目的企业;遵循重要生态区域的禁入政策,即制定明确的禁入政策,避免项目对国际公约或国家法律保护的区域,以及濒临灭绝的物种、物种迁徙和进化过程等有重要意义的栖息地带来不可逆转的影响,并注意保护其他国际公认或具有重大社会文化价值的生物多样性敏感区域。

此外,应设定专门信贷政策,对生物多样性风险较高的行业或活动类型进行规范,包括对生态系统有较大的影响的采掘与建材行业,以及对生态系统服务高度依赖的林业、农业、渔业等。

关于生物多样性敞口带来的金融风险,首先,应该研究金融机构所支持的行业是否严重依赖生物多样性和严重影响生物多样性,澳博网站app。一般来说,严重依赖生物多样性的行业至少包括农业、林业、渔业、旅游业、制药业、部分物业和零售,可能严重影响生物多样性的行业包括矿业、房地产、交通、其他基建和制造业等。

对严重依赖生物多样性的行业,需要假设一些生物多样性丧失(即物理风险导致生产经营无法继续)的情景,评估在这些假设之下可能产生的不良贷款;对严重影响生物多样性的行业,可以假设一些政府保护政策(如强化自然保护区的保护政策和对破坏生多活动的各类处罚措施),评估在这些转型风险假设之下可能产生的不良贷款。

《财经》:对中国而言,商业银行在金融机构中占绝对的主导地位。商业银行应该如何准备应对因生物多样性损失而可能引起的金融风险?

马骏:金融机构在筛选投资项目过程中,不仅要关注投资财务回报和风险,也要开展生态系统退化和生物多样性损失对经济活动的风险评估,更要关注生物多样性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政策和标准的变化。

商业银行可以考虑如下方面支持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与投资:建立投资或贷款项目对生物多样性影响的指标体系,建立生物多样性相关的信息披露,开发支持生物多样性的金融工具与产品,开展生物多样性相关的风险压力测试,完善金融机构内部支持生物多样性和防范生物多样性风险的管理体系等。

Copyright 2017 利来最给力的老牌 All Rights Reserved